西边山头的一棵树_

饰树

傲慢萌大叔
愣是没想起来大叔叫啥
线条依旧不爱我

冷冷冷冷冷这种天怎么可能拿的起笔刀
拿的起也下不了手
下得了手也没有线条
还铲断线了
我家小洁癖万年这么萌【痴汉脸

呵呵→_→,←_←呵呵